近日,一篇《微商自導自演月入萬元》的文章在微信上瘋傳,該文對借微商體系用欺騙手段發展下級分銷商的“偽微商”進行了揭露和控訴,而騙子用的“道具”正是微商興起以來在朋友圈暴力刷屏的面膜。“面膜黨”實際不以賣貨為目的,只為發展下線,活脫脫一個微型版傳銷。(12月21日《中國經營報》)
  作為騰訊公司的眾多大牌之一,微信自打問世之初便吸引著眾人的眼球,歷經幾年的摸爬滾打,微信也從最初的約炮神器轉變為全方位的網絡社交平臺,其中微信朋友圈更是滿足了不少人的存在感。以至於微信朋友圈可以總結為一副對聯:自拍發吃新媽曬娃秀方向盤,養生雞湯菩薩生辰給我點贊。橫批:香港代購。雖是調侃,但也看出微信從心靈雞湯到過度營銷的過程,只是這種營銷是不是真如上述文章的傳銷?又是如何形成的?
  微信自初的定位只是一款社交軟件,至今已有超過6億的用戶量,筆者也是其中一員,在這些龐大的用戶群當中,最初並沒有微商的一席之地,只是單純的好友之間的良性互動,以45度角自拍照和心靈雞湯為主。就在此時,微商借助其雄厚的用戶量作為背景應運而生了,其中的佼佼者就是“面膜黨”,“面膜黨”真的就是賣面膜的嗎?其實不然,這些“面膜黨”不以賣貨為目的,只為發展下線,這也是微商被人稱之為傳銷的原因所在。
  矛盾的突出點不在於微商的銷售商品的目的,而在於銷售的手段,你可能經常會看到朋友圈裡類似於打了雞血的、極具煽動性和誘惑性的、甚至可以媲美文學大師的文字功底的“美文”,動不動曬自己的收入,曬自己的產品和自己的奢華生活,不止在質量上更在數量上對你的朋友圈進行全面壓制。看到這想必很多人就會將其與臭名昭著的傳銷作對比,不是誹謗,很多微商(並非全部)實則就是變相的微型版傳銷。
  更為突出的是,除了與傳銷類似的煽動性言論,在運作模式上,更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甚至都有著自己的一套完整的營銷理論,攻城為下,攻心為上,微商的發展也遵循這一道理,“偽微商”借助社交軟件工具和培訓技巧游說逐層發展下線,鼓勵下線瘋狂囤貨,以至於下線的囤貨無法出售時傳授“秘籍”:發展下線建立自己的微商體系。正是這種金字塔式的傳銷分級營銷模式帶動了微商的持續火爆,但是熟悉的人都知道,最終的結果只是最終的一級微商手裡囤積賣不出去的面膜。
  之所以選擇面膜而非其他商品是因為面膜的價值成本低,利潤空間大,而與微博不同的是,微信朋友圈的建立是熟人社交的建立,微博內容是所有人均可見,但是微信是只有添加好友方可建立聯繫,所以微商的銷售渠道也只是建立在熟人基礎上的關係生意,是獲得足夠的好友關註後方可獲得購買力。這就決定了它必須以暴力刷屏的方式來獲得更多的關註,但是卻面臨商品質量低劣、同質化嚴重、利潤稀薄的境地,這些因素促使微商更加極端化,不斷發展下線和層級代理,不斷囤積商品招商圈錢。
  但是這樣的後果便是熟人生意的難做,透支商業信譽和社交資源,缺乏嚴密的組織紀律性和用戶粘性,更談不上復購率。從商品經濟的角度看,微商嚴格意義上並不具備現代商品交易的特點,與淘寶和京東等不同的是,微商更多的是第三方的商業推銷,強調的是信息的分享而不是銷售,並非傳統電商的交易平臺,只推不銷那就不是商品經濟中的商。互聯網讓原本不對稱的信息和價格更加清晰和明朗,但是微商卻把一切都推翻,重新讓信息不對稱價格不透明,是其實是一種歷史的倒退。
  微商的火爆一度被認為是對現行的傳統電商的再次衝擊和挑戰,但是傳銷式的營銷策略卻使它備受爭議,微商之所以被關註,是因為這是一種基於純粹移動終端的新興購物模式,只是不解決限制跨級分成和品牌商發貨的瓶頸,單純依靠“傳銷”式的洗腦,恐怕前路不會太好走。
  文/程世傑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傳銷式的微商該向何處去?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g02agcx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